─═Fashion【★】
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?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.

─═Fashion【★】

喜愛爆報王的朋友們,大家一起作朋友吧!!∩ω∩
 
首頁會員註冊登入

 

 租屋驚魂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笨笨雪精靈
總版主
總版主
笨笨雪精靈

星座 : 雙子座

文章數 : 940
威望 : 0
注冊日期 : 2009-06-12
來自 : 桃園

租屋驚魂 Empty
發表主題: 租屋驚魂   租屋驚魂 Icon_minitime1周一 6月 22, 2009 1:37 pm

當你看到俗又大碗的房屋出租,除了聯想到房子不乾淨之外,還有什麼讓人意料不到的原因呢……


=============驚嚇過度的分隔線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雅房出租,月租五千,包水電瓦斯管理費,可炊,附全套家具,意者請洽許先生,電話……

看著電線桿上貼著房屋出租的紙張,我心裡開心的大叫。

「這麼便宜,真是賺到了。」趕緊把整張紙撕下來,就怕被別人搶先一步。

找了將近一個月的房子,舒適一點的房租太貴,便宜一點的又太破舊,好不容易找到便宜又不錯的地方,房東又太機車,所以離開家獨自來到台北生活不過半年,就搬了四次家,對於這種近似漂泊不定的日子,讓小雅感到無力。

「許先生嗎?嗯~你好,請問你還有雅房出租嗎?」拜託拜託,千萬別跟我說沒有啊!

「有的。」話筒另一方傳來低沈好聽的嗓音,讓我忍不住幻想對方是個彬彬有禮的帥哥。

「那請問我今天下班後是否方便過去看房子?」趁勝追擊,不能讓別人有機可趁。

「可以的,那我們約……」記好與對方約定的時間後,我再次陷入幻想中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果然不出我所料,房東長得相當清秀,帶著一副金框眼鏡,雖然從他口中得知他已過不惑之年,但仍舊不減他的帥氣。

「李小姐,房子還滿意嗎?」那魅惑心弦般的好聽聲音在我頭頂上揚起。

「恩!相當滿意,那我什麼時候可以搬過來?」我幾近花痴般看著他,唉~我怎麼覺得自己像個飢渴很久的女人呢?

「只要妳方便,隨時都歡迎妳入住」哇~他深邃的雙眼皮正在對我放電耶~我自己認為啦!

跟房東簽好了契約,付了訂金與一個月的房租後,我正式加入這個環境。

我住的地方是六樓,房東的自宅在五樓,聽說他老婆剛生了個可愛的男孩,要搬到更大的地方住,所以很少回來這裡,說到這,我的幻想…再見了。這層除了我住之外,還有兩名房客,都是年輕的女老師,當然,這也是聽房東說明的,因為我還沒見過她們。除了房間,還有小小的開放式廚房,就在大門進來的地方,另一邊是一間小廁所,不過很乾淨,我想因為都是女孩子使用的關係。

環境大致上很舒適,但不知道為什麼,空氣中有著淡淡的酸味,可能是房子裝潢後的餘味或是什麼食物過期的味道吧!反正不刺鼻,所以我也沒放在心上。

想到自己可以在寸土寸金的商業地段租到這麼便宜又舒服的房子,我特地破例請自己吃頓好料的,感謝上帝的眷顧。

剛住進來的第一個禮拜,因為忙著搬家,然後整理大包小包的行囊,加上白天上班,總是累得澡都沒洗就倒頭大睡,所以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。在一切都上了軌道後,我才發現,這個禮拜以來我都沒見到另外兩位房客,我早上九點出門上班,或許因為她們是老師上班時間較早;我晚上六點半下班,或許她們還在學校給學生晚自習,有時我因為開夜車趕稿,從她們的房間經過時,特地留意了一下,也沒有燈光,從門縫中透出,雖然陽台曬著女性的衣物,大門旁也有女性的鞋子,但我還是忍不住疑惑裡面到底有沒有住人。而且空氣中那淡淡的酸味,似乎就是從這兩間房間傳出來的。

「咦~許先生,你怎麼在這裡?你不是搬走了嗎?」甫踏進玄關,就看見那斯文又帥氣的房東先生,我熱情的和他打著招呼。

「喔!是這樣的,有房客打電話來跟我說他房間的燈壞掉了,所以我來修一下。」房東微笑說著。

「原來你還會修理東西喔!真是厲害。」我對他的景仰又多了一分。

「對了!請問那兩位老師都是什麼時候上下班啊?我住在這裡一個月了,從來沒見過她們耶!還有,為什麼這裡有一種酸味啊?」我將擺在心中很久的兩個疑問全部提了出來。

「嗯…關於…第一個問題,那個…我也不是很清楚,你也知道我很少回來,至於酸味,可能是房子有點潮濕的味道」他笑著回答。

雖然我平常很粗線條,但他那閃爍的眼神,支支吾吾的說詞,以及極度不自然的笑容,都讓我一再懷疑....這房東似乎有問題。

「喔~這樣啊!那沒關係,我改天再找她們也無所謂」我立刻陪笑說道,這時千萬不能打草驚蛇,送走了房東,我決定今晚要偷偷的察看一番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喂!妳沒事叫我來幹這種勾當,萬一裡面真的有人在怎麼辦?而且還是女的,我會被當成色狼啦~」好友小佑不滿的發著牢騷。

「少廢話,誰叫你以前幹這行的,當然找你來開鎖啊!」我捶了他的肩膀一下。

「什麼叫我幹這行的,我只不過偷過爸媽的零用錢罷了,講得我像經驗老道的小偷一樣」小佑不滿的咕噥。

「妳真的確定裡面沒人?我不想在警察局過夜。」小佑擔心的問著。

「我保證OK!搬來這裡這麼久都沒見到兩個房客,今天下午房東說話又怪里怪氣的,一定有鬼。」我拍著略顯平坦的胸脯掛著保證。

「別再拍了,妳已經是太平公主,再多拍幾下就變成男人了。」小佑嘻皮笑臉說著。

「找死啊~快開你的鎖啦~」我又狠狠的捶了一下他的背。

「喀啦!」鎖開了,我輕輕的推開房門,一股濃郁的酸氣迎面沖來,害我乾噁了幾下。靠著走廊微弱的燈光,我摸索著電源開關,小佑也跟在身後進入房間。

「這是什麼味道啊?難聞得要命。」小佑摀著鼻子,用嘴說話兼呼吸。

我轉頭對著黑暗中模糊的臉說「你去開另外一間的房鎖,在走廊盡頭。」

在小佑離開房間後,我繞著牆壁摸索,總算找到開關,在開關切換成低後,啪的一聲,光線灑滿整個房間,在我眼睛適應了突來的光源後,赫然發現坪數不大的空間裡,只放了一個浴缸,浴缸裡,躺著……不!是泡著一個女人,除了蒼白的膚色及放大的瞳孔外,完好如初的美麗臉孔與勻稱的身材,讓人看不出這是一具屍體。我被這一幕驚嚇得說不出話,正慢慢倒退移向房門要去報警,卻撞到一具溫熱的身軀。還來不及轉頭,熟悉的聲音在我頭頂響起。

「妳知道嗎?我是個藝術家,對於美麗的事物,我會想辦法保存它,或許用攝影、或許做標本,而她,就是我珍藏的標本之一」

我看向他緊張的往後退著,本來覺得充滿魅力的嗓音如今像催命梵音;帥氣的臉龐扭曲變形;發電的雙眼充滿怪異的光芒;斯文的氣質則透露出肅殺之氣。

「你…你……你別…別過來,我…我一點也不漂亮,我……我身材也…也不好」看著他一步步逼近自己,我只能一步步往浴缸的地方躲,房間出口被他堵住無法衝出去。

「雖然妳不夠美麗,但…可愛也是我蒐集的範圍……」他揚起了殘酷的笑容。

我不想這麼早就上天堂,我還這麼年輕,我還有好多事情還沒做,我不甘心就這樣白白喪命。想起走廊另一頭的小佑,我放聲大喊「救命啊!」就在房東舉起手上的板手,即將往我頭上砸下去時,我閉起雙眼,向父母朋友道再見。

「啊!」這是我發出的慘叫聲嗎?怎麼不像我自己的聲音?怎麼不疼?

我微微睜開一隻眼睛,房東已倒在地上,後腦不斷湧出鮮血,看著小佑手中的木棍,我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。在確定自己安全無虞後,我身子一軟,沒了知覺。

再次睜開眼睛,四周是白色的牆面,空氣中沒了酸味,取而代之的是淡淡藥水味。

「醒啦?醫生說妳驚嚇過渡,休息一下就可以回家了。」看著陪在身旁的小佑,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,在生死瞬間那一刻,我才明白活著真好。

「那個...房東呢?」我喉嚨乾得說不出好聽的話,小佑替我遞上了杯水。

「喔~那個變態啊,原來他有精神疾病!之前就進出精神病院好幾次,另外一間房客也慘遭毒手,而他所謂的老婆小孩,也都泡在藥水裡,法醫研判死了好幾年了呢!」小佑轉述著他所知到的情況。

聽完小佑的解釋,我又開始淚如雨下。

「喂~我的大小姐,妳幹嘛又哭啦!」對眼淚沒輒的小佑不知該如何說安慰的話。

「嗚~~我是想到....我又要搬家了,哇~~~~」整間病房,只剩我嚎啕大哭的聲音以及小佑沒禮貌的大笑聲……

_________________
租屋驚魂 124aqv5
租屋驚魂 Order
回頂端 向下
 
租屋驚魂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─═Fashion【★】 :: 文章區 :: 靈異鬼怪區-
前往: